function ImgReSize(e) { if(e.width>540) // 670可根据你文章的内容区域大小,可调整 { e.width=540; // 等同上面你设的那个数值 e.style.width=""; } if(e.height>10) { e.style.height=""; } }

  本报讯 记者张沛报道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、总经济师王春英日前就2018ψ年外汇←收支形势和2019年外汇市场趋势等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。

  问:2018年我国外汇收支形势有何特⺌点?

  答:2018年,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平稳,外汇供求基本平衡。主要呈现以下特点:

  第一,银行结售汇和代客涉外收付款小幅逆差,较2017年明显收窄。2018年,按美元计价,银行结汇较2017『年增长15%,售汇增长11%,结售汇逆差560亿美元,收窄50%;银行代客涉外收入较2017年▨增长16%,支出增长14%,涉外收付款逆差858亿美元,收窄31%。其中,涉外外汇收付款逆差106亿美元,较2017年收窄48%。总体看,2018年银行结△售汇╳和涉外收付款呈现小幅逆差,如果再加上银行间外汇市场上的其他外汇买卖因素,外汇市场供求保持了基本平衡,这也是我国外汇储备总体稳定的基础。

  第二,外汇资金流动保持Б双向小幅波动,体现了我国外汇市场运行的稳定性。2018年,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,一季度逆差183亿美元,二季度转为顺差3λ20亿美元,三季度逆差418亿美元,四季度逆差收窄至д279亿美元,其中12月逆差71亿美元,环比收窄60%;从☏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款数据看,一季度顺差158亿美元,二季度顺差46亿美元,三季度逆差377亿美元≠,四季度顺差68亿美元,其中12月顺差82亿美元。

  第三|︴()〔〕,售汇率与2017年持平,企业跨境融资相对平稳。2018年,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,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5%,与2017年基本持平,一至四季度分别为64%、63%、68%和67%。此外,企业跨境融资相对稳定,2018年末海外代付、远期信用证等进口跨境融资余额较2┈┉017年末略增0.2%。

  第四,结汇率总体上升,市场主体持汇意愿有所减弱。2018年,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,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5%,◑↔↕▪较2017年上升2个百分点,一至四季度分别为62%、70%、68%和62%。2018年末,银行境内各项外汇存款余额较201〓7年末下降73л0亿美元。

  第五,近几个月银行远期结售汇转为顺差,市场预期更加稳定。2018年,银行对客户远期结汇签约较2017年增长44%,远期售汇签约增长38%,远期结售汇签约逆差283亿美元,小幅增长9%。9月以来,远期结售汇签约持续顺差,顺差规模逐月扩大︶︷︸,12月顺差为96亿美元。

  问: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下,您如何看待2018年我国外汇市场运行状况?如何判断2019年趋势?

  答:2018年,我国外汇市场在复杂形势下保持基本稳定。从全年情况看,虽然И国际⇔环境变化较大、新兴市场动荡增加,但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有序。主要表现:一是人民币汇率在新兴市场货币中表现相对稳健。2018年,在美元指数上升4.4%的背景下,绝大♤部分非美货币对美元汇率呈下跌态势,新兴市场货币指数跌幅超10%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4.8%,对CFETS一篮子货币小幅下跌1.7%。二是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,外汇供求基本平衡。2018年,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逆差较2017年明显收窄,境内外汇๑供求总体呈现基本平衡,外汇储备保持总体稳定。三是市场主体预期和交易行为理性有序、市场秩☼序良好。2018年,企业利用外资、对外投资、跨境融资、内保外贷等保持基⌒本稳定;个人购汇继续呈现稳中有降态势,2018年个人购汇较20≈17年下降7%。

  2019年,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将延续总体↔平稳的发展趋势。综合来看,2018年我国外汇市场平稳运行,主要是在经济、政策、市场三大方面存在稳定的基础,2019年依然如此。第一,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发展态势不会变。我国经济依然具有足够的韧性和巨大的潜力,经济增速将在$全球范围内保持较高水平,而且是在〤更大经济总量的基▷数上实现的,这将为有效应对外部环境变化提供牢固的经济基础。第二,我国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的进程不会变。2019年在市场准入、保护知识产权、贸易投资便利化、资本市场开放等方面,我国还会提供更大的支持与便利,这将为境外资本投资国内市场提供坚实的政策基础ξ。第三,我国外汇市场运行机制日臻完善的趋势不会变。当前,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〥增强,有利于巩固更加多元、理性的市场预期;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相结合,有利于维护外汇市场健康秩序,这将为促进国际收支自◆主平衡提供良好的市场基础。

  问:您如何评估美联储加息╟对我国外汇市场和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?2019年美联储加息放缓后会有什么影响?

  答:过去几年,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等外部环¥境发生较大变化,但我国外汇市场运行总体经受住了考验,并逐步提升了适应υ和应对的能力。自2014年下半年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,以及2015年底首次加息以来,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确实存在较强的外溢效应,新и╬兴经济体普遍受到冲击,尤其是基本面较为脆弱的经济体货币贬值幅度较大、资本外流加剧。在部分时期,我国外汇市场和跨境资金流动也出现较大波动,但由于国内经济保持较高增速、社会大局稳定、市场潜力巨大、改革开放持续推进,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等管理措施积极有效,我国成功应对了外部冲击带来的挑战,总体表现在新兴市场↕乃至全球范围内都是比较突出的。同时,近年来我国外汇市场在不断的发展、适应和应对中更趋成熟,市场主体预期和行为更加理性,‖各方面应对经验也逐步积累和丰富。

  2019年,我国外汇市场平稳运行仍具备坚实的内部基础,美™联储加息放缓等外部因素也将提供更多有利条件。从2018年*的情况看,美联储连续4次加息,对美元利率和汇率均有推升的作用,使得部分新兴经济△体受到较大冲击。2019年,如果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,势必减少美元利率边际上升的幅度;在此情况下,美国与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分化可能会减弱,美元汇率也将趋稳。当然,美联储货币政策▊调整只是外部环境中的一个方面,2019年国际环境中还有其他多种影响因素。但我国经济将保持长期向好的发展态势,改革开放将继续坚定的向前推进,外汇市场将进一步趋向成熟理性,可以更好地适应外部环境的任何变化。

 ▪ 问:2018年,我国国际收◎支结构发生较大变化,经常账户顺差回落、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顺差增加,您如何评价这种变化?如何☎看待未来趋势?

  答:2018▽年,我国国际收支呈现自主平衡的格局。据初步统计,2018年我国经常账户总体表现为一定规模的顺∧差。从季度变化看,虽然一季度出现逆差,但二至四季度持续顺差,并且顺差规模逐季扩大,全年经常账户仍保持在合理的顺差区间。同时,经常账户与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等自主平衡。在这一国际收支结构下,2018年我国储备资产总体保持了基本稳定,全年的人民币汇率也∣在全球范围☑内表现相对稳健。